1. <th id="v8b9n"></th>
    <tr id="v8b9n"></tr>
      <strike id="v8b9n"></strike>

      <object id="v8b9n"><nobr id="v8b9n"><track id="v8b9n"></track></nobr></object><strike id="v8b9n"></strike>

        <strike id="v8b9n"></strike>
        <code id="v8b9n"></code><object id="v8b9n"></object>
        <th id="v8b9n"><video id="v8b9n"><acronym id="v8b9n"></acronym></video></th>
      1. 正在閱讀: 馬克思的“價值轉型”始于何時?
        首頁> 論文推薦 > 正文

        馬克思的“價值轉型”始于何時?

        來源:《黨政研究》2019-09-17 16:21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馬克思的“價值轉型”始于何時?

          ——以《勞動價值論與資本主義經濟中的非均衡和不確定性》為例

          作者:西南財經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 趙磊

          摘要:馬克思關于“價值轉型”的邏輯起點,并不是始于《資本論》第三卷,而是始于第一卷。這個問題之所以有必要澄清,就在于學界通常認為,馬克思的“價值轉型”是在《資本論》第三卷才開始的。在《資本論》第三卷中,雖然馬克思專門討論了市場價值向生產價格的變化,但這并不意味著馬克思的“價值轉型”始于《資本論》第三卷。問題的要害在于,市場價值并非價值轉型的邏輯起點,勞動才是價值轉型的邏輯起點。在《資本論》第一卷中,隨著價值形式、資本、剩余價值等范疇的出現和演化,馬克思為我們揭示了價值轉型的發生過程;在《資本論》第二卷中,從資本循環與周轉到社會總資本的再生產,馬克思為我們揭示了價值轉型的深化過程;在《資本論》第三卷中,隨著市場價值轉化為生產價格、剩余價值轉化為利潤,以及利潤轉化為平均利潤,馬克思為我們揭示了價值轉型的定型過程。基于這樣的邏輯線索,本文批判性地討論了斯蒂德曼、鮑特基維茨等人在這個問題上對馬克思的誤讀。

          關鍵詞:價值轉型;市場價值;生產價格;斯蒂德曼;鮑特基維茨;《資本論》

          “馬克思的‘價值轉型’始于何時?”這個問題在學界似乎已經不是一個問題。然而,學界把《資本論》第三卷作為價值轉型起點的看法,很值得一議。筆者之所以提出“價值轉型始于何時”這個命題,還緣于孟捷教授的一篇文章《勞動價值論與資本主義經濟中的非均衡和不確定性:對第二種社會必要勞動概念的再闡釋》(以下簡稱孟文)〔1〕 。拜讀孟文之后,筆者有四個感受:一是作者展示出對文獻把握的廣度和深度,令人欽佩。二是作者對價值轉型有關分歧的梳理,為進一步的討論提供了很有學術價值的理論資源和明確的問題導向。三是作者對兩種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的條分縷析,功力深厚,且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四是從非均衡和不確定性來解讀勞動價值論的宏觀視角,讓人耳目一新、獲益匪淺。尤其是有關“價值轉型”的討論,啟發了筆者對價值轉型起點的不同看法,下面提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價值轉型”的邏輯起點:“市場價值”抑或“勞動”?

          學界普遍認為,馬克思的價值轉型過程是從《資本論》第三卷開始的。筆者認為,這個看法值得商榷。毋庸諱言,市場價值轉化為生產價格,剩余價值轉化為利潤,以及利潤轉化為平均利潤,這三個“轉化”是《資本論》第三卷的重要內容。然而必須指出的是,馬克思有關“價值轉型”的過程,并不是在《資本論》第三卷的那里才突然出現的。換言之,馬克思的“價值轉型”理論并不是在“生產價格理論”那里才開始出現的。因為,市場價值并非價值轉型的邏輯起點,嚴格說,勞動才是價值轉型的邏輯起點。在《資本論》第一卷里面,馬克思對“價值轉型”的分析就已經開始了。比如,商品的二因素與勞動的二重性,價值與價值形式,貨幣與資本,這些都是《資本論》第一卷的重要范疇。隨著這些范疇的出現和演化,“價值轉型”過程也就漸次展開。

          在《資本論》第一卷中,以商品二因素和勞動二重性作為邏輯起點,隨著價值形式的發展、貨幣轉化為資本、兩種剩余價值生產方法以及資本積累的展開,馬克思為我們揭示了價值轉型的發生過程。在《資本論》第二卷中,從資本循環與周轉到社會總資本的再生產,馬克思為我們揭示了價值轉型的深化過程。在《資本論》第三卷中,隨著市場價值轉化為生產價格、剩余價值轉化為利潤以及利潤轉化為平均利潤,馬克思為我們揭示了價值轉型的定型過程。由此可以看到,《資本論》一、二、三卷的邏輯線條就是價值從最抽象的范疇開始,逐漸展開、演繹為各種具體范疇的過程,也就是價值從勞動這個邏輯起點出發,逐漸演化為現象層面的價值形式(價格)的轉化過程——即“價值轉型”過程。

          在《資本論》第三卷中,馬克思專門分析了生產價格理論,這是學界確認價值轉型起點的依據。但是,把馬克思關于“價值轉型”的思想僅僅局限于第三卷的生產價格理論,這是對《資本論》的誤讀。在我看來,“價值轉型”過程貫穿于整個《資本論》一、二、三卷的邏輯之中,并成為連接整個《資本論》的基本主線:具體勞動轉化為抽象勞動,私人勞動轉化為社會勞動,個別價值轉化為社會價值,貨幣轉化為資本,簡單再生產轉化為擴大再生產,市場價值轉化為生產價格,剩余價值轉化為利潤,利潤轉化為平均利潤,等等。

          竊以為,很多人之所以把“價值轉型”僅僅局限在《資本論》第三卷之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沒有正確把握《資本論》的研究方法和敘述方法。馬克思說: “對人類生活形式的思索,從而對它的科學分析,總是采取同實際發展相反的道路。這種思索是從事后開始的,就是說,是從發展過程的完成的結果開始的。……因此,只有商品價格的分析才導致價值量的決定,只有商品共同的貨幣表現才導致商品的價值性質的確定。”〔2〕馬克思的這段話表明,由于科學分析“是從事后開始的”,所以,政治經濟學要從價格 “量化”(即“價值轉型”)的過程去揭示價值“決定”的含義,而不能反過來,用價值“決定”的含義去刻意要求價格的“量化”必須與其保持一致。這里所說的“是從事后開始的”,其實就是《資本論》的研究方法。與此不同的是,《資本論》的敘述方法則是從抽象(概括)再回到具體(演繹),也就是從價值的邏輯起點(勞動)開始,逐步展開為價值的表象(價值形式)。這個敘述過程就是“價值轉型”的過程。所以,“價值轉型”過程必然貫穿于整個《資本論》一、二、三卷的邏輯之中,而不是僅僅存在于《資本論》第三卷之中。

          正是基于上述對“價值轉型”起點的認識,筆者在以下問題上與孟文便有了不同看法,下面提出來討論:

          第一,孟文對馬克思第二種含義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有很深入的分析。由于引入了需求因素,馬克思對于第二種含義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的界定,與其說屬于“價值”的范疇,不如說屬于“價值形式”的范疇。也就是說,第二種含義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或許是一個更接近于“價格”的范疇。這也是伊騰誠質疑馬克思關于第二種含義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的依據所在,他說:“如果供給和需求的比率決定市場價值的水平,那么價值由生產這種商品的內含的抽象勞動量所決定的這一點就會受到損害,而且這樣做類似于邊際主義以供給與需求決定價格的理論。”〔3〕由于市場價值并非純粹的價值,而是處于轉型過程中的價值,所以伊騰誠的這個困惑是可以理解的。

          第二,魯賓對馬克思第二種含義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的批評,尤其是他指認馬克思第二種含義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混淆了價值與價格”的批評〔4〕,值得認真對待。但是必須強調,這種“混淆”并不是馬克思的低級錯誤,而恰恰是馬克思從抽象到具體的“敘述方法”所致。換言之,這種“混淆”,是馬克思從“本質到現象”的邏輯在展開過程的必然結果。在價值與價值形式的關系中,“第二種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不過是一個中介范疇,是一個連接價值與價值形式的中介范疇。

          第三,魯賓把第二種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放在“均衡”的背景下解讀,這在邏輯上可能更符合馬克思對價值的定義。孟文指認,這個邏輯與資本主義供求不能均衡的現實存在抵牾。〔5〕筆者認為,這個指認值得商榷。正如孟文所言,均衡是資本主義的特例,非均衡才是常態。然而,正因為非均衡是常態,才使得價值與價格的“一致”幾乎是不可能的特例,而“不一致”則成為常態。要之,正因為非均衡是市場經濟的現實常態,所以才導致了價值與價格的不一致。進而言之,價值與價格的不一致是市場經濟非均衡的必然結果。如果市場經濟是均衡的,那么價值與價格又何來的“不一致”呢?正如宇野弘藏所說:“市場價值作為市場價格的引力中心,是在供給與需求均衡的基礎上被決定的。”〔6〕

          第四,希法亭把勞動價值論的旨趣定位于揭示并理解價值規律的作用,而不是“確定價格的手段”〔7〕,這個理解是準確的。當然,這樣的理解已遠遠超出了龐巴維克、斯蒂德曼等經濟學家的對價值的認知水平。所以,在西方經濟學成為主流的今天,如此眾多的經濟院校師生根本理解不了勞動價值論,也就不奇怪了。

          第五,孟文深入討論了市場價值追隨巿場價格而調整的幾種情況。這些情況恰好證明,價值轉型并非發生在《資本論》第三卷。在《資本論》第三卷中,生產價格的邏輯起點是市場價值。問題是,市場價值還有更本原的邏輯起點:價值,而價值的邏輯起點是勞動。在《資本論》第一卷中,馬克思從勞動出發,展開了從價值到市場價值的轉型過程。只有當價值轉化為市場價值這個轉型完成之后,才會有《資本論》第三卷的市場價值轉化為生產價格。由此可見,當市場價值轉化為生產價格的時候,作為生產價格的邏輯起點,巿場價值這個概念已經不是原生態意義上的“價值”范疇,而毋寧說是比“價值”更為現象的范疇,即價值形式的范疇。質言之,市場價值是價值轉型展開之后的范疇。

          第六,孟文指出:“在非均衡條件下,用于生產全部產品而投入的勞動量未必都轉化成市場價值。”〔8〕竊以為,孟文這里所說的“勞動量”可視為更接近于原生態意義的“價值”(也就是馬克思所說的“個別價值”),而“市場價值”則可視為與原生態意義上的價值有所不同的“價值形式”。換言之,如果把“個別價值”當做原生態的價值,那么,“市場價值”就已經不是“原生態”意義上的價值了,或者說,市場價值其實是原生態價值(個別價值)的轉化形式。這也就印證了一個道理:因為市場經濟是非均衡的,所以價格與價值的“一致”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孟文正確地看到:“單位商品的個別價值只是市場價值形成的必要而不是充分前提,市場價值的最終決定,是在部門總產出……的宏觀層面實現的。”〔9〕

          二、斯蒂德曼對勞動價值論存在誤讀

          孟文中涉及到英國經濟學家斯蒂德曼的很多看法,其中有些看法值得進一步商榷。比如,斯蒂德曼認為,馬克思從價值分析開始,然后再到生產價格的轉型,完全“是一個虛幻的、無中生有的問題”〔10〕。在他看來:“既然馬克思的各種勞動量完全是以物質形式表現的實際工資和生產條件的衍生物,而這些物質的量本身足以決定利潤率和生產價格,我們馬上就可以得出結論,對于利潤率和生產價格的決定來說,勞動時間量是沒有意義的。”〔11〕換言之,只要給出使用價值的一套“物量數據”,不需要借助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就能計算出各部門產品的價值量,從而得到一個生產價格體系。因此,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純粹是多余的東西。

          在筆者看來,斯蒂德曼有關“勞動價值論沒有意義”的指責,或許是誤讀了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所致。第一,勞動價值論的旨趣或任務,并不是要推導出“生產價格理論”,而是要揭示生產價格背后的價值。眾所周知,馬克思的研究方法與敘述方法是有區別的。馬克思研究方法的邏輯是“歸納”:生產價格是研究的起點,而價值則是研究的結果。馬克思敘述方法的邏輯是“演繹”:價值是敘述的起點,而生產價格則是敘述的結果。斯蒂德曼以“從使用價值量也可以得出生產價格”的邏輯為依據(“演繹”的敘述方法),以此來否定勞動價值論的初心(“歸納”的研究方法),其實也就是用馬克思的敘述方法來否定馬克思的研究方法,這顯然是對勞動價值論的誤讀。

          第二,即使斯蒂德曼“從使用價值數量出發推導出的生產價格”,與馬克思“從價值體系導出的生產價格”在結果上一致,那也僅僅是“現象”上的一致,而絕不是本質上的一致。 因為,不同使用價值之間的交換為什么一定是這樣的比例,而不是那樣的比例?用“使用價值”本身無法給出令人信服的解釋。要之,商品交換的衡量標準并不是效用的大小,而只能是勞動耗費的多少。使用價值(效用)之所以不能作為商品交換比例的衡量標準,原因很簡單:不同的效用如何比較?效用不同,量綱也就不同。在這個問題上,美國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謝克的認識是正確的,他說:“什么決定了生產的物量數據呢?在馬克思那里,答案是清楚的:這便是勞動過程。……并且僅當勞動順利地完成,我們才有‘生產的物量數據’。……是價值決定了物量數據。”〔12〕

          第三,斯蒂德曼之所以會誤讀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根源在于,他并不清楚為什么價值只能由勞動耗費來決定,而不能由其他東西(比如效用)來決定。其實,勞動價值論的邏輯就在于:決定商品交換比例的內在標準,不是商品的效用,而是耗費在商品中的抽象勞動。使用價值在交換中的數量比例,僅僅是一般人類勞動互相交換的外在表現(價值的對象性)而已。斯蒂德曼不明白價值的內涵只能是勞動而不能是效用,所以,他只能陷入以使用價值來替代價值的混亂之中而難以自拔。馬克思指出:“對資本家來說,價值概念在這里已經消失,——因為他看到的不是生產商品所耗費的總勞動,而只是總勞動的一部分,即他已經在活的或死的生產資料的形式上支付的部分。”〔13〕馬克思的這個批判對于斯蒂德曼同樣適用。 由此可見,正如龐巴維克以“價值與價格在數量上的不一致”否定不了勞動價值論一樣,斯蒂德曼從“物量數據”推導出的生產價格,即便與價值體系導出的生產價格“在量上是一致的”,也同樣否定不了勞動價值論。

          三、鮑特基維茨的價值并非“原生態”的價值

          俄國統計學家鮑特基維茨指認:馬克思在他的轉型理論中,總產出是生產價格,而投資品(c+v)卻是勞動時間定義的價值,因此,馬克思的轉型理論是不徹底的。換言之,在馬克思的轉型理論中,只有“產出”完成了從價值到生產價格的轉型,而投入或成本卻沒有完成從價值到生產價格的轉型。鮑特基維茨的上述指認在學界影響深遠,至今爭論不休。〔14〕價值轉型前后生產要素的價格數量關系究竟應當如何建立,或容討論。然而,鮑特基維茨把投資品的“社會價值”(市場價值)直接等同于勞動時間定義的價值,其實是把轉型前的價值與轉型之后的價值混為一談了。

          其一,馬克思說,同種類的商品要依據其價值出售,必須具備的條件之一是:“不同的個別價值,必須平均化為一個社會價值,即上述市場價值,為此就需要在同種商品的生產者之間有一種競爭,并且需要有一個可供他們共同出售自己商品的市場。”〔15〕由此可見,社會價值(市場價值)是市場競爭的結果,而不再是原生態的“價值”范疇了。所以馬克思認為,市場價值的確定,“在實際市場上是通過買者之間的競爭來實現的”〔16〕。問題的關鍵在于,雖然“社會價值”是一個內含著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的概念,但是,部門內部競爭所形成的“社會價值”(市場價值),已經不再與由個別勞動時間耗費所形成的“個別價值”相一致。為此,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三卷中,用相當篇幅分析了競爭是如何影響市場價值的。〔17〕

          其二,馬克思說:“競爭首先在一個部門內實現的,是使商品的各種不同的個別價值形成一個相同的市場價值和市場價格。但只有不同部門的資本的競爭,才能形成那種使不同部門之間的利潤率平均化的生產價格。這后一過程同前一過程相比,要求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發展到更高的水平。”〔18〕換言之,部門內部的競爭形成市場價值,部門之間的競爭形成生產價格。在馬克思勞動價值論的邏輯中,盡管生產價格的形成要求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發展到更高的水平才有可能實現,但是,無論是市場價值還是生產價格,它們都是市場競爭的結果,或者說,它們都與原生態的“價值”有了區別。由此可見,一旦引入了競爭的因素,價值就進入了“轉型”的過程,市場中的“價值”就不再是原生態的價值。

          其三,馬克思說:“必須始終把市場價值——下面我們就要談到它——與不同生產者所生產的個別商品的個別價值區別開來。”〔19〕“個別價值”是抽象掉了市場競爭關系影響的勞動時間耗費,是純粹的、原生態意義的“價值”概念,它直觀地反映了勞動時間的耗費。而“社會價值”(市場價值)作為部門內部競爭的結果(或“社會平均勞動時間耗費”的結果),雖然仍然稱之為“價值”,但它已經不再直觀地反映具體生產者的勞動時間耗費了。由此可見,雖然價值實體內含著抽象勞動時間,但是,由于加入了市場競爭因素,“市場價值”(社會價值)已經不是原生態的“尚未轉型”的價值概念,而是己經轉型為更加接近于“價值形式”的概念。一句話,“市場價值”不再是原生態的價值摡念。

          其四,這就意味著,各部門的“社會價值”與鮑特基維茨所理解的“用勞動時間定義”的“價值”,顯然不是一回事。換言之,社會價值(也即鮑氏質疑的投資品的“價值”)是一個更加接近于生產價格或價值形式的概念。正因為如此,在分析競爭如何影響市場價值的過程時,馬克思說:“這里關于市場價值所說的,也適用于生產價格,只要把市場價值換成生產價格就行了。”〔20〕

          其五,嚴格說,鮑特基維茨把投資品的價值定義為“以勞動時間”來確定的價值,這個看法是不能成立的。道理很簡單:雖然“市場價值”是一個比“市場價格”更為本質的范疇,但“市場價值”卻是一個比“價值”更為現象的范疇,也就是馬克思所說的:“供求以價值轉化為市場價值為前提”〔21〕。既然“市場價值”由價值轉化而來,那么市場價值就是價值的轉化形式——即轉型之后的“價值”。由此可見,在馬克思看來,“價值”與“市場價值”不是一個層面的范疇。就兩者的關系而言,“社會價值”(市場價值)不過是“價值”的表現形式而已。順便指出,馬克思在這里把“供求關系”與“部門內部競爭”做了區別對待,其中的差別需要另文進一步澄清,此處不論。

          其六,既然市場價值是價值的轉化形式,那么,對于市場價值與價值在量上的不一致,馬克思就有著相當清醒的認識:“我們原先假定,一個商品的成本價格,等于該商品生產時所消費的各種商品的價值。但一個商品的生產價格,對它的買者來說,就是成本價格,并且可以作為成本價格加入另一個商品的價格形成。因為生產價格可以偏離商品的價值,所以,一個商品的包含另一個商品的這個生產價格在內的成本價格,可以高于或低于它的總價值中由加到它里面的生產資料的價值構成的部分。必須記住成本價格這個修改了的意義,因此,必須記住,如果在一個特殊生產部門把商品的成本價格看作和生產該商品時所消費的生產資料的價值相等,那就總可能有誤差。”〔22〕為什么成本價格(即c+v的“市場價值”)與生產資料價值“總可能有誤差”呢?因為“市場價值”已經不再是原生態的“價值”了。問題在于,既然價值與價值形式的不一致屬于本質與現象的不一致,那么二者“總可能有誤差”;既然這種誤差也肯定會表現在轉型前后的投入與產出上面,那么投入與產出的誤差又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呢?

          總之,正如馬克思所言:“撇開對商品本身由于平均利潤和剩余價值的差額而產生的偏離不說,一個商品的成本價格,已經能夠包含同該商品中所消費的生產資料價值的偏離。”〔23〕如果不是拘泥于“市場價值”中“價值”這個詞,那么,(c+v)的市場價值與總產出的生產價格當屬同一個層次的概念,二者都是價值的表現形式。馬克思說:“理論家的這種混亂最好不過地表明,那些陷在競爭中,無論如何不能透過競爭的現象來看問題的實際資本家,必然也不能透過假象來認識這個過程的內在本質和內在結構。”〔24〕對于鮑特基維茨把投資品的“社會價值”完全等同于“價值”的做法而言,馬克思的這段話十分貼切。

          四、余論

          拙文《“不能量化”證偽了勞動價值論嗎?》〔25〕發表后,有讀者質疑文章是不是反對“量化研究”。其實,筆者并不反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量化研究,反對的是用現象層面的量化研究,來取代甚至否定對事物本質的追問。事實上,量化研究不僅是準確刻畫現象的必要手段,也是揭示隱藏在現象背后本質的重要條件。與當下流行的量化研究不同,孟文中關于市場價值的量化研究,始終圍繞著“揭示價值本質”這個目標來展開。這樣的量化研究為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發展,提供了一個有價值的樣本。尤其要強調的是,孟文中很多具有創意和學術價值的觀點,值得學界認真對待。

          首先,在承認價值實體(勞動)客觀性的前提下,孟文強調并分析了價值范疇所具有的“主觀性”〔26〕。這種分析與馬克思對價值本質的辯證把握,在邏輯上是一致的。而且,這種分析有助于糾正那種僅僅從“實體”的維度,而不能從“關系”(主體對客體評價)的維度來把握價值范疇的錯誤——這種錯誤,恰恰是科學把握勞動價值理論的難點所在。

          其次,孟文提出,應該用再生產圖式來分析資本積累的內在矛盾。孟文由此將其與市場價值的第二種概念建立起關聯,并進一步導出在“極端非均衡條件下”,對創新和結構變遷內生動力的“演化經濟學”解釋。竊以為,這種在宏觀經濟的維度上拓寬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努力,或是一個有益的嘗試。

          最后,孟文最后的結論之一:“商品價值量是無法依據物質消耗系數預先測算的,這當然不是說價值永遠不能以某種方式而得到測度(價值量具有某種‘事后的’可觀測效應)”。〔27〕筆者非常贊同這個判斷。孟文所說的“某種方式”,其實就是“價值形式”;而孟文所說的“事后的”“可觀測效應”,其實就是價值的“表現形式”。而這樣的“表現形式”,正是馬克思在《資本論》中,通過敘述方法漸次展開的“價值轉型”過程的結果,也是筆者確認市場價值不是“價值轉型”的邏輯起點的依據所在。不知孟教授以為然否?

          參考文獻:

          〔1〕〔5〕〔8〕〔9〕〔14〕〔26〕〔27〕孟捷.勞動價值論與資本主義經濟中的非均衡和不確定性——對第二種社會必要勞動概念的再闡釋〔J〕.政治經濟學報,2017,(2).

          〔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 卷〔M〕.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2.92 .

          〔3〕Itoh,M.Value and Crisis〔M〕.New York:Monthly Rrview Press,1980,p.84.

          〔4〕〔6〕Rubin,I.Essays on Marx's Theory of Value〔M〕.Detroit:Blank and Red,1972,pp.183-184,p.87.

          〔7〕Hiferding,R.“Bohm-Bawerk's Critikism of Marx”, in Sweezy, P., ed .,Kar Marx and the Closure of His System〔M〕.New York:Augstus M.Kelley Publishers,1966,pp.139-140.

          〔10〕〔11〕斯蒂德曼.按照斯拉法的思想研究馬克思〔M〕.北京:商務印書館,1991.2,42.

          〔12〕 Shaikh,A.Neo-Ricardian Economics—A Wealth of Algebra,A Poverty of Theory〔J〕.Review of Radical Political Economics,vol.14,no.2,1982,pp.71-72.

          〔13〕〔15〕〔16〕〔17〕〔18〕〔19〕〔20〕〔21〕〔22〕〔23〕〔2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188,201-202,206,193-222,201,199,200,217,184-185,230,189.

          〔25〕趙磊.“不能量化”證偽了勞動價值論嗎?〔J〕.政治經濟學評論,2017,(4).

        [ 責編:鄭芳芳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女子50米假人救生:中國隊包攬冠亞軍

        • 第七屆“首爾·中國日”活動在韓國首爾舉行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10月20日,清華大學代表在介紹“面向通用人工智能的異構融合天機芯片”。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10月20日,阿里云計算有限公司代表在介紹“POLARDB:基于儲存計算分離與分布式共享存儲架構的云原生數據庫”。
        2019-10-21 13:06
        10月20日,西藏自治區禁止白色污染協會揭牌成立。西藏自治區禁止白色污染協會于今年4月得到西藏自治區民政廳批準,是以開展禁止西藏白色污染公益性環保活動為主的非盈利性社會團體,目前已有100多名環保志愿者。
        2019-10-21 09:49
        10月20日,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就職儀式在位于雅加達的國會大廈舉行。當日,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就職儀式在位于雅加達的國會大廈舉行。當日,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就職儀式在位于雅加達的國會大廈舉行。
        2019-10-21 09:49
        10月20日,清漂工人在三峽大壩上游秭歸縣銀杏沱水域清理水上漂浮物。對此,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組織工人加大清漂力度,確保三峽水庫水質、三峽樞紐運行和船舶航行安全。對此,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組織工人加大清漂力度,確保三峽水庫水質、三峽樞紐運行和船舶航行安全。
        2019-10-21 09:46
        10月19日,少兒在漢服嘉年華方陣巡游中。連日來,2019中國 (徐州)漢文化旅游節舉行漢服嘉年華活動,為廣大市民及漢服愛好者帶來不一樣的漢文化體驗。身著各式漢服的市民演員隨處可見,成為街頭一道亮麗的風景。
        2019-10-21 09:41
        10月20日,在韓國首爾,來自貴州的表演者在第七屆“首爾·中國日”活動現場演唱侗族大歌。本次活動以“聚焦貴州”為主題,主辦方邀請了中韓50余家機構和企業參與,活動內容由舞臺演出、展覽展示和文化體驗等組成,涵蓋文化藝術、旅游、金融、商貿、教育和科技等領域。
        2019-10-21 09:40
        10月20日,“扶青計劃”支持的原創現代舞《冷感人》在上海戲劇學院瑞鈞劇場上演。作為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充滿活力的藝術原創板塊,“扶持青年藝術家計劃”暨青年藝術創想周在上海戲劇學院校區內外多個場地舉行。
        2019-10-21 09:40
        稻城亞丁景區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縣香格里拉鎮。新華社發(唐文豪 攝)  這是10月20日無人機拍攝的亞丁景區洛絨牛場。新華社發(唐文豪 攝)  這是10月20日在亞丁景區內拍攝的央邁勇雪山。
        2019-10-21 09:39
        10月20日,在玻利維亞科恰班巴,執政黨“爭取社會主義運動”候選人、現任總統莫拉萊斯(左一)參加投票。玻利維亞20日舉行總統和議會選舉,選民將在包括現任總統莫拉萊斯在內的9名候選人中選出新一屆總統,同時還將選出一名副總統、130名眾議員和36名參議員。
        2019-10-21 09:24
        當日,第六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閉幕式暨頒獎典禮在福建福州舉行。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10月20日,大賽評委在閉幕式上亮相。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10月20日拍攝的第六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閉幕式暨頒獎典禮現場。
        2019-10-21 09:17
        魯朗鎮位于西藏林芝,海拔約3000多米,是藏東南旅游的必經之地。清晨的魯朗鎮霧氣環繞,山林小溪點綴其間,風景美不勝收。新華社記者田金文攝  魯朗鎮周圍的雪山被云霧環繞(10月20日攝)。新華社發(孫非攝)
        2019-10-21 09:04
        10月20日,在臺北關渡自然公園,一只翠鳥等待捕食。人們走進自然,在樂享鳥趣的同時,了解鳥類保護知識,感受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樂趣。人們走進自然,在樂享鳥趣的同時,了解鳥類保護知識,感受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樂趣。
        2019-10-21 09:03
        10月19日,少兒在漢服嘉年華方陣巡游中。連日來,2019中國 (徐州)漢文化旅游節舉行漢服嘉年華活動,為廣大市民及漢服愛好者帶來不一樣的漢文化體驗。身著各式漢服的市民演員隨處可見,成為街頭一道亮麗的風景。
        2019-10-21 08:55
        10月20日,中國隊選手戴曉蝶(中)在頒獎儀式上。當日,在武漢舉行的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水上救生項目女子200米超級救生決賽中,中國隊選手戴曉蝶以2分28秒52的成績奪得冠軍。新華社記者侯俊攝  10月20日,中國隊選手戴曉蝶在頒獎儀式上。
        2019-10-21 08:54
        10月20日,中國隊選手牛鈺捷在比賽前。 新華社記者侯俊攝  10月20日,中國隊選手牛鈺捷登上領獎臺。新華社記者金良快攝  10月20日,中國隊選手牛鈺捷在頒獎儀式上。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10月20日,中國隊選手牛鈺捷在頒獎儀式上。
        2019-10-21 08:53
        四川稻城:亞丁秋色美
        2019-10-21 08:48
        10月20日,在玻利維亞科恰班巴,執政黨“爭取社會主義運動”候選人、現任總統莫拉萊斯(左一)參加投票。玻利維亞20日舉行總統和議會選舉,選民將在包括現任總統莫拉萊斯在內的9名候選人中選出新一屆總統,同時還將選出一名副總統、130名眾議員和36名參議員。
        2019-10-21 08:47
        10月20日,中國隊選手吳慧敏(右)、包雪怡在升旗儀式上。當日,在武漢舉行的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水上救生項目女子50米假人救生決賽中,中國隊選手吳慧敏以33秒93的成績奪得冠軍,隊友包雪怡以35秒79的成績獲得亞軍。
        2019-10-21 08:38
        10月20日,在韓國首爾,來自貴州的表演者在第七屆“首爾·中國日”活動現場演唱侗族大歌。本次活動以“聚焦貴州”為主題,主辦方邀請了中韓50余家機構和企業參與,活動內容由舞臺演出、展覽展示和文化體驗等組成,涵蓋文化藝術、旅游、金融、商貿、教育和科技等領域。
        2019-10-21 08:34
        當日,第六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閉幕式暨頒獎典禮在福建福州舉行。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10月20日,大賽評委在閉幕式上亮相。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10月20日拍攝的第六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閉幕式暨頒獎典禮現場。
        2019-10-21 08:29
        加載更多
        影音先锋影av色资源网